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安危成败 系于一身的 天才军事家--杨秀清

[复制链接]
查看5 | 回复0 | 2020-10-26 21:09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杨是一位才华横溢的军事家,他的成败系于安危,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非常特殊的事件,在历史上独树一帜,表现在很多方面  而它的真正领袖,东方之王杨,在特殊事件中是一个特殊的人  他活着的时候,太平天国取得了一系列奇迹般的胜利。灾难过后,一切终于无法挽回  这使人们钦佩他的才华,也深深同情他,同情他  这种双重情感似乎是历史上没有给过其他武将的  更奇怪的是,他不识字  在这方面只有成吉思汗能和他相比  1821年,杨出生在广西山区一个贫苦的山区家庭。他5岁失去母亲,9岁失去父亲。他感到孤独和尴尬  他成了烧炭人,每天进山打柴烧火,然后出去卖木炭  一无所知,最多只看过一些表现古代将领战斗的农村剧,应该算他唯一的军事教育吧  他性格机敏,在山区人民中享有声望和声望  1847年前后,洪秀全、冯云山来到山开展“拜神”活动,一大批人以非常普通的成员身份加入杨  在《拜神》中,洪秀全自称是神的第二个儿子  很快他就去了别处,留下冯云山在这里主持事务  因为一次泄密,冯云山被捕,教众顿时陷入群龙无首。即使是各级干部也很难说服公众,情况非常紧急  这时,杨作为一个普通成员,开始了他的大胆表演,突然假装神来了,发布圣旨,稳定人心  冯云山回来后,承认了杨的降神能力,两人开始一起管理事务  从此,的才能开始发挥,筹备行政机构,颁布行政法规,组成严密的军队,制定军事法规,井然有序  直到太平天国后期,军政人物还在感叹,为什么读不懂字的杨却能治国建军,横扫天下,称之为谜  所以我用天资来解释  1851年,太平天国成立,太平军出征抗清。早弱时稍有困难,1853年波及武汉南京以南半个中国。同年,西征、北伐逼近京津。1855年,西征全面胜利。1856年9月2日,杨在内乱中被杀  从此,由他组建、训练、指挥的太平军长期保持着强大的战斗力,这是满蒙骑兵八旗所无法比拟的,包括曾经彻底镇压南帮大清的英法联军  只是因为缺少战略指挥官,太平军才最终失败  一共过了12年,超出了人们的预期  这种课程只在历史上见过  其独特之处在于:第一,自唐末以来,中国汉族通过北宋、南宋、元朝、明朝,受到民族自信心的打击。这期间国家亡过两次,升平时期依然有外敌威胁,挥之不去  明朝又亡了,清朝八旗武功卓然,使得汉人从上层文武到下层百姓,陷入了国民信心的最低点,甚至在头后拖着长长的辫子  而满族是军人,却向汉族宣扬“好人不当兵,好铁不钉”,汉族也相当接受  然而,太平军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,在这场长期的低迷中迅速崛起  此后,他有着辉煌的战绩,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具战斗力的军队之一  在这些奇迹中,杨的建军原则是个谜,这将在后面讨论  从此,汉族的自信心觉醒了,然后经营实业,开办教育,深度引进政府,追赶西方,直到孙中山建立民国,把中国推向现代化潮流  此外,孙中山一直是洪秀全和杨的崇拜者和宣传者  第二,指挥的战争过程非常顺利  这个过程和一些关键战役要分析  第三,文盲和天赋之间能透露出什么?显然这不是一个小问题  这与对战略思维的深入理解有关,有可能打破一些常识和一些似是而非的长远概念  第四,太平军的人才比例似乎偏高,不同的将领有不同的特殊指挥风格。最著名的有石达开的善变,陈雨城的避伪,李秀成的严谨,赖文光的漂泊与歼敌等。  本研究中的各种风格也具有重要的讨论价值  首先,关于太平军的组建原则  根据《太平军令》,“军”是基本单位,一个军区司令员,五个师帅在军区司令员面前、后、左、右、中,五个旅长在师帅面前、后、左、右、中,五个军长在旅长下面,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个军长在司令员下面,东西部在司令员下面。  这种结构虽然简单,但并不特殊  特别规定是,总司令只是管理军队的军官,总司令在行军时指派高级将领指挥军队  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规定,可以使整个军队的任何一部分消除本位主义,在最高统帅的统一调度下任意协调,成为最自由的战略变形不抵抗的基础  太平军历来战术灵活,善于从早到晚大规模机动,敌人难以效仿。这是为什么  这是所谓“组织决定战争战术”的最好例子之一。  此外,“圣库”制度的建立规定,军事人员不得私自存放财物,每天只能从圣库领取基本费用,上下平等  如果你反过来想,你会发现,拥有私人财富的军队上上下下也不服从调度  仅从这两点来看,建设太平军的根本原则之一,就是使军事组织满足战略需要,完成自由动员。一切都围绕这个核心进行,非常简洁  与以前的历史相比,这是很有创造性的  1864年天京失陷后,赖用太平天国的军事制度改编了华北松散的捻军,使捻军焕然一新,行动利索,然后大规模机动击败了蒙古王子森格林的骑兵。  可以说这最后一支太平军还是打败了清朝第一支强军  杨治军严明,甚至有一点小病,但确有禁军之效  清朝人写的《武昌编年史》里有这样的评价:“(杨)有事发号施令,有事情就跟着去做,很快就被人追求  贼恃,修庆只是一个人  这些都是基于组织方法,而战略自由是结果  士气从何而来?士气的根本在于行动的自由度  毫不奇怪,最新的赖文光军仍然士气高昂,信心充足  从任何方面来看,太平军都是一支正规化的军队,衣着华丽,装备精良,训练有素,战斗素养高,行军规则明确,纪律严明,理想远大  在拥有一支优秀军队的基础上,杨的战略指挥的确是流畅、迅速、多变,处处以敌为先。从敌人的角度来看,它似乎影响深远,不可预测,而且充满了狡猾  其总的特点,按清朝的说法是:“贼情编”:“智虑其精,防则慎。”  ”“贼情交换码”:“没多少素养,强奸不正常。"  《〈小偷的爱情集结号〉》:(杨说)一直骑在老虎背上,我能有牵挂吗?今天最好的政策是不理会广东,一直往前走,顺着河流向东,略作城堡,放弃重点,专攻金陵,据根,然后把四个都派出去,扰乱南北,也就是不可能了,黄河以南,我能有。  《武昌纪事》:“似外乱,内管纲,无道。  这第四条是最重要的,它用一句话说明了杨的全部特点  而这是战略艺术的关键点。  乱是为敌,纲是为己。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来战胜敌人了  攻克武汉后,杨对的进一步统筹规划充分显示了他的特色  后世很多人认为,杨入宁,疏于北伐,是打错了胜仗,但杨已经不在了。一旦他受了委屈,怎么为自己辩护?事实上,之前的指责是将12年后太平天国的失败逻辑归结为12年前的情况,而忽略了杨之死导致原战略中断的因素  如果后一种指控成立,那就意味着杨犯了一个非常基本的战略错误。杨水平有这么低吗?!武宁时期,太平军总兵力约15万人,清军仅华北地区就接近百万,杨北伐2万人。谁想到他真的要用2万人吞并华北?那他真的很低级  我们应该从零开始回顾和分析当时的情况  在攻克武汉之前,太平军曾长期围困长沙(1852年10月-11月),但南清军紧随其后,于是杨决定退出围城,然后突然占领益阳、岳州(13年12月3日),取得大量船只、弹药和新兵。他没有停留,直接去了武汉,并在1853年1月12日占领了它  到2月9日,全军离开武汉,向东进入南京  这在武汉呆了近一个月的时间并不长,但与太平军之前的行军速度相比,显然是略有延迟  因为武汉在世界上,下一步去哪里,真的需要考虑  当时南方清军继续跟随,数万大军,陆续来的人更多  王浩·施大凯在武昌外与他多次交战  北方清军动员到南方,蒙古各部也动员起来了  此时太平军无论是继续北上还是折返南下,遇到的抵抗都是差不多的  后人主张太平军北进  事实上,在战略上没有“进攻必须一直走到最后”  相反,克劳塞维茨曾经讨论过,战略进攻是有顶点的,所以不要轻易使用这个顶点,在顶点到来之前做一些转折  这个讨论很重要  最重要的一点,也是后人难以启齿的一点,就是杨从广西打到武汉,速度之快,不是靠攻坚破锐推的,而是利用差距跳的  比如长沙,还没破  这是一个很好的战略方法,为什么它是杰出的将在后面讨论  据说从武汉跳到北京不仅不可能继续跳下去,跳下去也不好  如果你把它推平,它会更低。  进攻可以转,但不能半路变成防守  西入四川有防卫嫌疑  但如果从东面进入南京,可以发现以下优势:(1)清党驻军在河南方向,军队集结较多,江浙阻力相对较小  (2)一旦进入江浙,太平军的作战面只有西面和北面,比原来的四面作战要好得多。同时很容易压缩歼灭江浙以南的福建清军  (3)清朝的经济基础大部分在江浙一带,而太平军一直没有经济基础  (4)在加速进入江浙的过程中,很容易使清军的追击失去联系和紊乱。太平军很容易在战术上反击时差,回头歼灭敌人  总之,东进是继续进攻,而不是防守  它比进攻北方更成功  夺取清朝经济基础的长远价值应该大于夺取河南  相反,北上可能是灾难性的  1853年2月9日至1853年3月19日,太平军攻克南京,立即横扫江浙。5月8日从扬州北伐,5月19日从安徽、贺州西征。10月29日,北伐军攻克了天津郊区的静海和刘度城镇。1854年6月26日,西伐军重新占领武汉  杨先占领南京后又回西征,相当于又一次大跃进行动。跳跃时没有消灭敌人,只是完成换位后才回头消灭敌人  什么是换位?换位是战略转型的一种方式  一旦换位,太平军就获得了以上四个好处  然而,总的来说,许多好处往往在克服困难后就失去了,因为它消耗体力,拖延时间  这种战略变形甚至不是一种平等的变形,而是一种渐进的变形,这是显而易见的  对应清党被迫接受的??势力脱节  横推歼敌的效果和换位后有很大不同,因为换位后双方的力量平衡会发生变化,时间和空之间的配置也会发生变化  所以不是战略中的所有行动都要用来直接歼灭敌人,有的行动只是用来改变时间的配置空,也就是改变敌人歼灭的条件  更让人兴奋的是,北伐并不是真正的战略进攻,而只是战略遏制,为了防止北方数百万清军全力支援西线战场  后来发生了:在西线战场上,只有曾国藩、胡林翼等地方部队和前南清军在抵抗  北清军被太平军牢牢吸引。为什么?因为这2万人趁隙不硬战,差点偷偷溜到京津  北伐军最终被消灭,但从其整体战略作用来看,杨成功而非失败  相当成功  失败的是清党。虽然他挽救了这场灾难,但武汉和南京以南的半个中国不再在他手中  更糟糕的是,一旦太平军以南方的力量开始真正的北伐,后果不堪设想  不能说太平军西征的成功和清军歼灭北伐都有各自的得失,因为北伐危难之际,杨并没有认真抢救。他重视北伐所起的作用,而不是生存。  如果要2万人扰乱北方,2万人回归,未免太痴心妄想了,清军又不是一堆草料  在清朝看来,杨包围长沙,南下武汉。北上的趋势突然转向东边的南京。没想到,他掉头向南撞了半天。同时北伐也是矛头满布,确实“像外面一片混乱的局面”。至于杨的“内抓纲,无路可走”,就不容易看清楚了。  值得强调的是,西征战争不再是一场飞跃式的乘隙之战,而是一场固若金汤的歼灭战  由此可见,杨对跳跃和非跳跃的不同作用是有明显区别的  该用这个就用这个,该用就用  1854年5月,西征军遭遇挫折。1855年2月,石达开扭转局势,进而彻底击溃清军。可以说这是一场彻底胜利的结果  南京附近的情况也很有趣  太平军总兵力不足,但对两大战场进行了大规模进攻,外加一个小战场:扬州、镇江、苏州  但很奇怪的是,与各战场上的飞行趋势相反,太平天国的首都南京,从1853年3月、4月到1856年6月,被清朝的江南、江北大营长期围困  很显然,并不急于清除杨的差距,而是在强市自保的前提下竭尽全力在遥远的战场上取胜。这种全球性的气魄自古以来就很少见  可以说是爱军重效率  当然这也是总兵力不足逼出来的气魄,但他也很难做到,效果不错  即使最后破了江南江北大营,也是熏空,但是干净的毁了,更值得鼓掌  里面有一个场景,反映了他指挥风格的一面  6月14日,陈玉成、李秀成两军飞奔而来,突然接到杨的命令,要他们立即改变路线,立即突破小江尾江南大营。陈、李以为“久扎营,不可速攻”,杨、又命“违令者”,陈、李只好全力进攻,但被消灭,被追击数千里。  所谓惊喜而有答案,大概就是这样吧  而且,这是“乱”的又一表现  综上所述,杨注重战略形态的变化,将战斗行动与非战斗行动(跳跃)区分得非常清楚。他大多以非战斗行动(有时包括半战斗行动)改变战斗行动的条件。打架的时候会打架,不打架的时候会变形。这就是他指挥流畅的原因  这种战略能力与“没多少素养”有什么关系?应该说,战略分为两部分,一部分是关于直接使用武力的普通战略内容,其中人才可以替代文化,另一部分是关于军事、经济、政治和社会协调使用的宏大战略内容,其中文化是不可替代的  还应该强调的是,在现在和将来,文化在共同战略内容中的重要性也有所增加  但是人才的作用永远不会被挤出去  尤其是对于文化相同的人来说,天赋更是决定性的  什么是天赋?是直接感受生活世界万物规律(包括战略规律)的能力  相反,世界上总有一些伪文化(包括伪谋略)  一些“满脑子学问”的失败者被它伤害了  输给了只有才华没有文化的杨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