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那个说齐天大圣死了的女孩

[复制链接]
查看19 | 回复0 | 2021-5-31 18:13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(一)
“嘿,疯子,老实说,你是不是喜欢杏五?”发小赵东海趴在我肩头笑看着我贼兮兮地问道。
“乱说什么!我才没有!”我瞪了他一眼,耿直了脖子吼道。
“不是就不是,这么凶干嘛?”赵东海愣了愣,随即暧昧地撞了我一下:“你做贼心虚啊!”
我翻了个白眼,没接话。
(二)
杏五和我是一个村的近邻,厚点脸皮说,我俩算是“青梅竹马”。可不么?一块儿长大的。然而除了住在一个村,年龄一般大外,我俩几乎找不到别的什么联系。
小时候还有点交集,那时的杏五扎着两个圆啾啾的哪吒头,虽然也不爱说话,但偶尔笑一笑,露出两颗白亮亮的门牙,兔子一样可爱极了。
80年代的乡下,到处都弥漫着接地气的土味,吃的家菜、穿的棉衣、用的木具、喝的井水……就连小孩红扑扑的脸蛋上,都裹着层呛鼻的泥土灰。谁家要有个“不惹尘埃”的物什,那真是十里八乡都“趋之若鹜”。
于是,第一个买电视机的杏五家,很自然地成了村里大人小孩茶余饭后串门子的热门之选。
而我,那时最爱做的事便是到杏五家去蹭电视。尤其在《西游记》热播时,更是每日里流连忘返。
我跟杏五童年的薄弱友谊就是在那时建立起来的。两个同样喜欢《西游记》,喜欢齐天大圣的小不点,每次看完后都忍不住热切讨论一番,当然几乎都是我一个人在说,她安静地坐着连捧个哏都极少。但有个乖巧的倾听对象也是种不错的体验,况且偶尔我说到兴起时,她还会跟着闪亮亮地笑一笑,给我莫大的满足感。
然而我们的友谊之所以薄弱,就是因为经不起一点考验。物理书上说什么同性相排斥,异性相吸引都是骗人的。也或许我俩都是石头,毫无磁性,所以吸不起来。
(三)
我还记得那天傍晚,我们跟平常一样排排坐着看电视,紧着心将“真假美猴王”那一集看完了,照例我迫不及待地要发表自己的“高见”:“那个假悟空真是厉害呐,还好最后死了……”
“那是真的!”常年不冒泡的杏五突然开口打断了我。她紧抿着唇,气愤难平的样子。
“诶?”我有点没反应过来,呆了呆后接道:“明明是假的啊。”
“是真的。大圣死了!”说完这句话后,她就撇下我径自离开了。
自那以后,杏五对我的态度就急转直下,恢复成了最开始的冷淡,而我也因为好面子,越来越少去蹭电视,到后来渐渐再也不去她家了。
这件事给我留下的印象十分深刻,乃至时时惦记,翻来覆去地想,然而始终不得解。后来我找着了机会问杏五,为什么坚持死去的六耳猕猴是真悟空,她却只是抿着嘴什么也不说,倔强又傲娇。
(四)
无忧无虑的小学时光飞速而逝,一转眼我们就上了初中,还在同一个班。然而虽然家离得近,我们却从不一起上学放学。她大概是因为独来独往惯了,而我则是觉得难为情。
也许赵东海说的没错,我确实有点喜欢杏五。虽然她总冷冷的,跟别的女孩活泼讨喜的样子大相径庭,但除此之外,杏五似乎也没什么别的缺点了。
她爱干净,身上的衣服从不见脏污;她爱学习,成绩从未掉出过年级前三;她长得冰雪可爱,笑起来两颗白亮亮的门牙能把人眼睛晃花……
她很独特,我长这么大见过的最独特的人,故而总忍不住时常关注她,或许正因如此被赵东海留意到了。
但杏五实在太难接触了,仿佛不在一个世界的感觉,而我也只是些许好奇和好感,神秘的事物总是引人入胜,越不解越想深入了解。然而就像喜欢动画里的漂亮人物一样,那只是一种对于美好事物的痴迷,从未想过要有什么结果。
(五)
“胖大海你不要到处乱说听见没,我真没有。”想了想,我严肃地对赵东海告诫道。
“真的没有?”赵东海语气怀疑。
“真的,就是看她长得好看多看几眼,咱班那么多好看的女生,我天天看着,难不成还每个都喜欢啊?”我没好气到。
“你眼睛出问题了,咱班哪那么多好看的女生?”赵东海瞪着我不可思议地回到。
“呃……”
接下来便围绕着好看的女生这个话题展开,我们各执己见,一路讨论到分道扬镳的路口。临走时,这厮还嚷了句“明天继续聊!”
(六)
临到家时,我绕了个路,从杏五家房子后路过。杏五今天没来上课,老师说她家里有事请假了,我有点好奇想知道出什么事了。
“你爸他不要你了,你就什么都不说?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木头,你哑了还是聋了?!!!”
“杏远山,你这个忘恩负义挨千刀的,你想离婚没门,除非我死!”
“赵芸芸,你能不能安分点听我说?我也是没办法!”
“没办法!没办法!你TM私生子都生出来了,你跟我说没办法?杏远山,你是不是当我好骗,你这么会演你怎么不去唱戏!”
“呜呜……你这挨千刀的,你和那贱人不得好死!”
“赵芸芸,你够了,反正这婚你离也得离,不离也得离!你自己生不出儿子,还不准我找别人生,你想让我杏家断子绝孙吗?”
“杏家!杏家!你TM一破落户,有什么好继承的?当初要不是我拿出全部嫁妆补贴家用,又累死累活照顾你爹妈,你爹妈早就病死了,你也早饿死了,还有什么杏家!”
“赵芸芸!”
啪!
“你竟然打我!”
“啊!”“小兔崽子,你敢咬我,看我不活剥了你!”
咚!
(七)
“杏五!杏五!”意识到不好后,我飞快跑到房子正面,刚打开门就看见杏五歪着头倒在一个矮柜旁,额角撞了个口子,血不停地往外流。
“杏远山,你要杀了你闺女吗?我跟你拼了!”杏五妈张牙舞爪地冲向了杏五爸。
“别打……”杏五捂住额角,撑着我站了起来,吃力地说道。
可惜屋子中央陷入痴狂状态的二人完全听不见她的话,你来我往癫狂地撕扯着。
“杏五你还好吧?”血不停地往外冒,她整张脸都布满了血迹,看得我胆战心惊:“我们去医院吧……”
“去,去叫人来……”说完这句话,杏五就晕在了我胳膊上。
“赵姨!杏叔!杏五晕倒了!杏五晕倒了!”我扯着嗓子大声吼道。
撕扯中的两人好一会后终于停止了争斗,无力地摊在地上。
“送去医院。”赵姨摆了摆手。
(八)
我抱起杏五就往外跑,怀里的份量轻到不可思议,我心中生出强烈的怜悯和害怕,怜悯杏五的遭遇,害怕她撞坏了头。
我一路跑一路大声喊,终于引来了远处做农活的人们,一阵鸡飞狗跳后,搭着村书记家的面包车总算将杏五送到了医院。
遗憾没能等到杏五醒来,我就被父母拽回了家。
后来跟同村的人打听,杏五昏迷一天后醒了过来,听说醒来后整个人似丢了魂,变得迟钝木然许多。
我后来拉着住在隔壁村的赵东海一起去了杏五家。杂物满地的院子里,她环着腿孤伶伶坐在阳光照射不到的角落,整个人笼罩在浓浓的悲凉气息中。
“杏五?”犹豫了半晌后,我叫了一声。
我以为她在哭,但是她抬起头来,眼眶分明干燥的很,脸上也没有泪迹。
“林峰,谢谢你。”她看着我,微微勾起嘴角,努力想要做出一个笑容。
“啊,没事,没事,你没事就好。”我看着她担忧道。
“嗯。”一如既往地寡言。
(九)
几天后,杏五妈妈带着杏五到学校办了退学手续,随即母子两人搬去了杏五奶奶家。
又过了一段时间后,杏五爸爸带回一个年轻的女人和一个2岁左右大的男孩。
而这之后,我再也没见过杏五。
后来从别人口中得知杏五妈妈不到一年就改嫁了,杏五由奶奶带着生活,又过了几年,据说杏五被她妈妈相看了一门好亲事,嫁给了省城一户条件很好的人家。
此后再也没听说过关于她的消息。
不知道那个说“六耳猕猴”是真悟空的女孩现在过得怎么样了,也不知道那个女孩为什么说“大圣死了”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